你的位置: 首页 > 地方文献 > 嘉应五大诗人----梅州的文学名片
嘉应五大诗人----梅州的文学名片
2013-06-07 16:20:00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 点击:
清代嘉应州五大诗人

 

 

黄遵宪像

 

 

 

 

丘逢甲像

 

 

 

 

宋湘像

 

 

 

 

李黼平像

 

 

 

 

黄香铁像

 

 

  □刘奕宏

 

 

  ●以全国性的影响而言,梅州的文学创作能在中国文学史上占重要一席者,非诗歌莫属;

 

 

  ●大概是客家山歌悠扬的积淀和秀美山水的滋养,梅州的诗歌创作具有悠久的传统,即使是在信息时代的今天,不论是古典诗还是白话诗,依然是不少梅州文化人士抒情言志、表达内心感受的不二选择。

 

 

  梅州人喜爱诗歌,可以说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,清代以来,学问稍有成就者往往留下一部诗集。在梅州剑英图书馆的地方文献室里,客家先辈留下的文献也以诗歌集比重最大,其中一部《梅水诗传》的诗歌选集,收入作品的诗人就达400多人,而且以清代梅县籍诗人居多。若加上其他县域的诗人,单清代的梅州诗人数量就可想而知。

 

 

  在这一诗人群体中,按罗可群、胡希张等客家文学研究专家的说法,杰出的代表当属清代“嘉应五大诗人”,这五大诗人分别是黄遵宪、丘逢甲、宋湘、李黼平、黄香铁。五人以现代的知名度而言,首推黄遵宪和丘逢甲最为显赫,其次是号称岭南才子的宋湘。前两者以政治事功和文学创作称雄于世,对中国政治社会发展影响深远;宋湘除了诗歌成就,还以书法造诣和诙谐幽默的事迹流传民间,宦绩留在滇地楚天。

 

 

  上述三人由于宣传的文字较多,限于篇幅,他们的成就这里不再赘述,而着重谈谈李黼平和黄香铁。李黼平、黄香铁的一生行事则低调了许多,他们毕生的精力没有花在政治活动上,而是全心用在学术撰著和教书育人上,由于没有扬名立万的宦绩和显赫的社会身份,导致他们的作品流传受到限制,个人的文学声望未得到同样的重视,如黄香铁生前因财力所限,出版自己的《读白华草堂诗集》为数甚少。

 

 

  诗作的传播程度大小,除了自身的水准外,也与作者身处的经济状况、人脉交往等具有相当关系。最近,笔者踏破铁鞋无觅处,意外获得李黼平先生的诗集《绣子先生集》,高兴之余也感慨这位诗人的落寞。李黼平字绣子,今梅江区东郊人,嘉庆十年乙丑科进士、翰林院庶吉士。他一生醉心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,晚年文章学问受经学大师、两广总督阮元的赏识,获邀请进入当时的岭南学术重镇——广州学海堂任教,对推进南粤的学术和教育影响深远。李黼平学术造诣不凡,所著的 《毛诗紬义》入选 《皇清经解》,《皇清经解》是清代汇集儒家经学经解大成的大型学术丛书,采纳的广东学者著作只有李黼平这一部。李黼平的诗歌感情真挚,讲求声韵,诗风淡雅,作品按其读书、为官、执教的经历,编年成《著花庵集》、《吴门集》、《南归集》三部。由于学术和文学创作的成就,李黼平的生平事迹被载入 《清史稿·儒林传》,是梅州为数不多获清史立传的人物之一。

 

 

  李黼平的《毛诗紬义》上世纪曾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,而他的诗集则远在1934年时,由他的侄曾孙李云俦以仿宋聚珍版印行,这次李云俦的后裔时隔近80年后首次以影印的方式重版,才解决流传断层的危险。

 

 

  由此,笔者想到那位撰写《石窟一征》的黄香铁(黄钊),当年他以《落叶》诗名震京城,而他的诗集也绝版80多年,笔者更在收藏家李永庆先生手中看到黄香铁诗作的部分手稿,因当年黄香铁整理刊行诗集时作了选删,内中部分诗作至今从未面世,如不加以整理出版,这些未刊诗稿有朝一日成绝响,诚为憾事。

 

 

  嘉应五大诗人生活在清中叶至晚清的百年间,是梅州诗歌走向全国的辉煌里程碑,这一脉络也说明,黄遵宪、丘逢甲的崛起,并非孤立的高峰。诗歌是梅州文学的重要载体,也是梅州可以在全国乃至世界引以为傲的文学成就,“嘉应五大诗人”就是宣扬这一成就的靓丽名片,值得人们的尊敬和传扬。(来源:梅州日报)